SCJP1

SCJP1


SCJP2


我不認識你但要救你!周虹伶捐肝給13歲女生

(霹靂‧怡保)吉隆坡蕉賴康樂花園一名13歲小女生,通過互聯網希望找到適合的肝臟進行移植。她去年六七月間被醫生診斷患上肝癌。醫生要求她家人為她進行肝臟移植手術。

周虹伶在互聯網看到這篇求助貼文,決定捐肝給這名小女生。

捐肝救人,需要很大的勇氣,尤其是對方非親非故,就更加難得,畢竟移植肝臟是大手術。

年輕的周虹伶充滿愛心,即使醫生診斷出她只有一個肝正常操作,她還是毅然捐出這個肝的60%來救一個13歲的小女生。

樂觀的周虹伶受到《星洲日報》訪問時,笑說自己身上的器官,很多都只是一半在操作,除了肝臟,也包括她的右耳殘障,只能靠左耳來聆聽。

“捐肝是一種緣份”

當初周虹伶有意捐肝時,父親表示贊成,上司也認為很有意義,但受到母親和身邊朋友反對,而令她內心起了掙扎。

後來一位朋友告訴她,捐肝是緣份,一旦自己作出決定,就不要再去理會其他事情;這番話,令她作出了捐肝的決定。

她表示,能夠捐肝給這名小女生,確是一種緣份;之前有許多人願意捐肝給這名小女生,但都不適合。

捐肝手術在她肚皮留下了一道14吋長的疤痕,但她不以為意,還笑說在身上留下一個“馬賽地”標誌(刀痕像馬賽地汽車標誌)。

捐肝讓離異父母重聚

這項手術,讓周虹伶承受了不少痛楚,但卻拉近了她和母親的關係,也令離婚20年的雙親再見面。

對她來說,這也許就是一種福報。

周虹伶說,父母在她4歲那年離婚,20多年來都沒碰面。每逢華人新年,父親把她載到怡保母親的家,放下後便離去。這一次,她的父母不但碰面,也一起拍照。

手術前“血拼”放鬆心情

周虹伶本來於1月2日在新加坡鷹閣醫院進行手術,當時血庫不夠血液,醫生決定延遲動手術;然而,她卻在1月12日那天病倒,結果手術延至1月14日進行。

周虹伶說:“手術前一天我有點緊張,但不能在13歲小女生面前表露出來;後來在醫生批准下,我獲得數小時和母親離開醫院去‘血拼´,那一刻,才真正讓心情鬆懈下來。

“手術前一天晚上,我還能很輕鬆地閱讀;反而是護士問我,是否需要安眠藥幫助入眠。”

“第二天,我被推進手術室,裡面冷得讓我得蓋上好幾層被子;因為沒有家人在旁跟我說笑,令我的心跳加速。”

周虹伶的緊張心情一直延續到手術台上。她問麻醉師,打麻醉針多久才入睡,對方說只需數到10。她數到10後仍清醒,忍不住問麻醉師,原來麻醉師還沒有為她注射麻醉藥。

移植肝臟手術進行了10至12小時,醒來那一刻,她因為難耐疼痛而得注射嗎啡,身上也插滿了管。

3天後轉入普通病房,物理治療師要她下床走路,她身上仍需掛著袋子;她走了不到20步,就已覺得頭暈眼花了。

兩度獲頒傑出獎

周虹伶活躍於許多組織,她於2006年獲得頒發雪州傑出青年獎(義工領域)。去年更獲得THE MAL AYSIA WOMEN´S WEEKLY雜誌頒發傑出女性獎(教育與公共服務領域)。

周虹伶在吉隆坡出生,但在安順姑媽的家長大,並在德修中小學受教育。中學畢業後在英華美學院考取資訊系統科學學士學位。

她在求學時受邀參與電視台BICARA SISWA清談節目而被相中,於2002年至2004年受邀主持《大馬早安》(SELAMAT PAGI MALAYSIA)節目。

她在13歲那年,便已簽字捐獻器官。成長後,她一直都在進行推廣捐獻器官工作。

目前,她是XEERSOFT有限公司助理執行人員,平日也受邀在一些活動擔任主持人。

捐肝人資料:
捐肝人:周虹伶,29歲,《大馬早安》前主持人。
身體狀況:只有一個肝正常操作,是一名“單肝人”;右耳殘缺,只能靠左耳來聆聽。
受惠人:一名13歲的小女生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